夏博义抹黑国安法 不配掌大律师公会

发布日期:2021-02-13 02:31   来源:未知   阅读:

政界批用主席身份大放厥词 恐推公会到不公不义危险边缘

香港大律师公会新任主席夏博义(Paul Harris)早前接受媒体访问时,叫嚣提出修订香港国安法,刻意歪曲国家宪法与基本法的关系,不尊重全国人大常委会的宪制地位。多名政界人士昨日接受香港文汇报访问时表示,夏博义挟大律师公会主席身份接受访问,但表达的是个人政治立场上的看法,行为不负责任,容易引起公众误解,或会将大律师公会带到不公不义的危险边缘。

香港国安法实施后,香港社会回复安宁、治安立竿见影改善。不过,夏博义早前接受媒体访问时却声称,香港国安法的设计是用来“夺走香港的自由”、“将内地的制度引入香港”,与维护公共秩序“一点关系也没有”。

他又扬言,特区政府应考虑修改香港国安法中明显“与基本法或法治精神?触”的条文。他甚至称,香港国安法将香港推向“警察国家”云云。

卢文端:言论相当离谱

全国侨联副主席、中国和平统一促进会香港总会理事长卢文端表示,夏博义的言论相当离谱,刻意攻击国家宪法和基本法。由于夏博义以大律师公会主席身份接受媒体访问时发表了有关言论,令外界产生错误的印象,认为大律师都持同一立场,这是相当危险及具误导性,更将大律师公会推向不公不义的地步,直接影响大律师公会的专业形象,夏博义根本无资格担任大律师公会主席一职。

梁美芬批夏影响业界发展

香港城市大学法律系副教授、经民联立法会议员梁美芬表示,夏博义不应该代表大律师公会或全体大律师发表有关言论。她强调,维护国家安全是天经地义的责任,夏博义作为外籍的大律师,无权就中国维护国家安全的工作说三道四,而他就香港国安法发表的言论,只会令大律师公会陷入不公不义的危机中,直接影响到业界发展。报道发表后很多大律师都感到不满,认为会直接打击他们与内地交流的机会。

张国钧促夏悬崖勒马

律师、民建联立法会议员张国钧表示,夏博义以大律师公会主席的身份,接受传媒访问时提到有关香港国安法的言论,并非从宪制角度讲解问题,而是纯粹从个人的政治立场出发,表达他个人的政见,这并非作为大律师公会主席应做的事情,也非负责任的行为,其言论会将大律师公会带到非专业的危险边缘,冀夏博义能够悬崖勒马。

郭伟强:阻国安法拨乱反正

工联会立法会议员郭伟强表示,夏博义作为大律师公会主席,公然将全国人大常委会视为“威胁”,并挑战基本法所确定的香港特区宪制秩序,挑战国家主权和“一国两制”底线,阻挡香港国安法拨乱反正的工作,根本不配担任大律师公会主席。其狂妄行为,还会将大律师公会推到不公不义的危险边缘,对全体大律师造成不必要的影响。

劣迹斑斑

●“香港人权监察”收受NED捐款。 网上截图

1990年代成立“人权监察” 收受NED拨款

现年68岁的夏博义,于1976年在英国取得大律师资格,1993年来港执业,及后于2006年成为资深大律师。他在1990年代与大律师公会前主席戴启思、香港大学法律学院教授陈文敏共同成立“香港人权监察”,并出任首任主席。据报“香港人权监察”一直与煽动乱港的“美国国家民主基金会”(NED)关系紧密,并曾在18年间接受高达1,482万港元拨款。

NED成立于1983年,声称是一个独立的非牟利民间组织,事实是美国中央情报局(CIA)颠覆他国政权的“白手套”,专门资助世界各地政党及政治组织搞政治活动。NED创办人Allen Weinstein就曾向《华盛顿邮报》直言:“我们今日所做的正是CIA廿五年前所做的,公开活动只是掩护的方法。”

据报,自1995年以来,NED的子组织美国国际民主研究院(NDI)已资助数以千万元款项予香港所谓“民主派”组织。2013年至2014年发生的违法“占中”事件,据报NED及NDI均资助了有关的幕后策动工作。

根据NED的拨款资料,“香港人权监察”自1995年就开始收受NED拨款,由1995年到2013年十八年间合共收受NED高达1,482万港元。当中,1995年到2003年,“香港人权监察”每年获得的资助额由20多万元到40多万港元不等。2004年起,NED的资助额更每年急升至130多万港元。

不过,2013年“香港人权监察”的黑金丑闻被传媒曝光后,相关组织转趋低调。尽管如此,2018年“香港人权监察”再获NED约70万港元拨款。

“香港人权监察”自香港回归以来就不断唱衰特区政府以至中央政府,包括在修例风波期间也有“积极”角色,抹黑修例及警方执法。

2002年 反对基本法第二十三条立法

世界各地都有自己维护国家安全的相关法例,但香港要就有关情况立法,往往遭到反对派的强烈抹黑。夏博义与香港揽炒派一直关系密切,并曾以“香港人权监察”主席身份公然反对特区政府就基本法第二十三条立法,更于2002年11月与时任民主党主席李柱铭、立法会议员涂谨申前往欧洲游说外国势力反对立法。

2002年11月,夏博义以“香港人权监察”主席身份公然反对特区政府就基本法第二十三条立法。他声称,基本法第二十三条立法的咨询文件“极为不妥”,细读之后发现其中很多“侵犯人权和基本自由”之处。

当时,“香港人权监察”总干事罗沃启亦声称基本法第二十三条的咨询文件有很多“不当之处”,指具体的一些安排会“危害香港的人权和自由”,“比方说警察可以在没有搜索令的情况下,进入民居去搜查。”他又声言这份文件甚至违反“中英联合声明”,因此他对立法持反对态度。

“香港人权监察”除了向联合国人权事务委员会、欧盟等组织提出报告之外,还呼吁市民细读这份文件,了解其中“侵犯香港基本自由”之处。

此外,夏博义在当时更与李柱铭、涂谨申前往欧洲唱衰香港,游说欧盟和英国政要反对特区政府就基本法第二十三条立法,李柱铭称,如果落实咨询文件的内容,将“削弱”本港的自由、人权及法治。

从夏博义与揽炒派同行的关系,及时任“香港人权监察”主席时公然反对特区政府就基本法二十三条立法,并游说外国势力干预香港事务,可见夏博义过往曾大力阻挠香港填补维护国家安全的相关漏洞,政治立场鲜明。

2013年 发表“藏独”文章

夏博义在煽动分裂国家领土和主权方面早已有迹可循,他曾在2013年发表“藏独”文章,称西藏拥有“民族自决权”,并声言西藏是一个“独立国家”,“西藏是一个处于外来军事统治下的国家”云云。

在《西藏是否具有民族自决权》一文中,夏博义在“中国与西藏的历史关系”方面声称,西藏在清朝和元朝只是一种“附属关系”,西藏是一个“独立国家”,“两个朝代中都没有宣称过这种占领关系使得西藏成为中国本土的一部分......以此为基础,就可以做出西藏是一个‘殖民地’的结论,而西藏亦因此应有‘自决的权利’。”

他又扭曲称,中国是“入侵”西藏,“中国经常以西藏社会封建落后,中国要将西藏农奴从封建统治中解放出来作为其‘入侵’西藏的依据。”

他更抹黑称,中国为了自己的利益而用“军事占领的方式控制西藏”,并称“西藏是一个处于外来军事统治下的国家”,引用根据联合国《关于准许殖民地国家及民族独立的宣言》和《关于各国依联合国宪章建立友好关系及合作之国际法原则之宣言》,抹黑西藏人民处于“异族奴役、统治和剥削”之下,“若‘民族自决’这一权利还有任何意义的话,则必须适用于西藏。”

夏博义如此明显地煽动“藏独”,无视一个国家的领土完整和主权统一,将西藏作为“一个国家”的地位来看待,其分裂中国的司马昭之心早已路人皆知。

近期 挑战人大常委会权威 矛头直指中央

夏博义日前当选为香港大律师公会新任主席后,接二连三大放厥词,在接受媒体访问时多番抹黑香港国安法,要求特区政府“修例”,有恃无恐地挑战全国人大常委会权威,并且将矛头直指中央。 夏博义声称,香港国安法是设计来“夺走香港自由、引进内地制度”,和维护公共秩序“一点关系也没有”。他又扭曲香港国安法及机构职责,声称香港国安法将香港推向“警察国家”,驻港国安公署的行为不受特区管辖、国安委的决定不受司法覆核,“等于有人权力高于法律,香港无法拥有法治”,无视香港国安法的系统完善以及有合适的分工,只顾抹黑执法者。

对于香港国安法订明该法解释权属于全国人大常委会,他便将矛头直指中央,称“这是香港制度的一个‘缺点’”。

同时,他使用刻板印象故意贬损两地司法,称涉复杂情况的案件可交由内地最高人民法院审理是“破坏《中英联合声明》”、内地“没有”独立的法官,没有香港所理解的“公平审讯”,任何人都可以被带回去内地受审云云。从其抹黑内地司法机构可见其“反中”之心暴露无遗。

在乱港方面,他称香港国安法中“分裂国家”罪包括的“没有使用武力的行为”意指严重非法行径,若“不论叫口号或撰文提倡‘港独’均属犯罪的话,这并‘不符合’基本法所保障的言论自由”,明显错误地将言论自由凌驾于国家安全之上。

来源:香港文汇报